少君倾酒

感谢关注~求勾搭求评论~同坑产粮太太想互fo的话私信我呀。
是个画画的。微博@少君倾酒x
主产曦瑶!cp文手@唐曦兼
所有图头像壁纸抱图随意。转载和二次创作比如超话发帖做pv之类的要艾特我。反正就是只要不商用一切好说。
魔道:忘羡,曦瑶。双道。
天官:花怜,双玄。
p大所有文cp都嗑,默读女孩。
全职:喻黄。

【曦瑶】王子与人鱼

无论是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,还是小美人鱼的童话,本都是一出令人嗟叹的悲剧。我想如果王子在被救的时候看清了救他的人,是不是就会有不一样的结局。所以就有了那幅画。曦曦写的文直接把我的画变成了甜甜的童话!❤爱你。

唐曦兼:

Poar来源cp@少君倾酒 的24h活动的王子涣x人鱼瑶
也在此感谢@一品豆腐 小可爱的那个评论给予我创作提供了一定的帮助和知识。
也在此祝@anto 生日快乐!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。”孟诗温柔地抚摸着小孟瑶的头脑,轻柔又富有感情地哼唱着。
“母亲,这是什么意思呀?阿瑶从来没有听过。”小孟瑶趴在母亲孟诗的身上,眼里充满好奇。
“这是人类的一首诗歌。”孟诗笑着说道,眼神却有着不易察觉的悲伤,“阿瑶以后也就会慢慢懂得其中的含义了。”


海底深处,生活着一个群体,他们有着和人类一样的外貌,却只是下半身为鱼身,人类叫他们为人鱼。
“你们即将成年,按规矩每年便是你们自己亲手捕捉到你觉得最肥美的食物,带到这里,最优秀的那个便受到族长的奖励。”
今天是新一批人鱼的成年礼,即将成年的人鱼便会聚集在一起,听从族长安排。
“这次的食物在艘中小型的船只,你们需要用你们迷人的歌声去魅惑食物,再使他们下水,捕捉他们。”
人鱼们欢呼着便往那艘船的方向而去,而人鱼群里落在最后的是一条瘦小,颜色最美的人鱼,他叫金光瑶。
“喂!你这杂种的离远点!”一人鱼看到金光瑶就一脸厌恶,一甩尾一下打中金光瑶的脸。
金光瑶躲开了些防止再被打,然后他发现其他的人鱼都游走了。
金光瑶看着已经游向远处的人鱼队伍,这才拼命地追赶上去。
等到金光瑶跟上他们时,人鱼们已经唱了歌魅惑着船上的人,又游动使水浪把船打翻,船上的人纷纷落水,东西也掉入水里溅起浪花混乱了视野。
人鱼们趁机上去捕捉自己的食物,在混乱之中,金光瑶也寻到机会去觅自己的食物。然后金光瑶发现了正落单下沉的一个人,开心地赶紧游过去,准备把这食物带回去。
金光瑶游了过去,便想用海草把他捆住方便拖行,可伸手过去就看到这人类的模样,竟是不觉地停住了动作。
金光瑶在此之前从来没有看过这样好看的人类。以前听母亲孟诗说过,人类长得好看,却没想到会如此吸引。
金光瑶突然有些不忍吃了他。但人好像是溺水晕过去了,金光瑶不想他死,起来想去便吻住蓝曦臣。
人鱼的吻可以让人获得永生。
金光瑶趁着人鱼们在捕捉食物没注意到他,带着这个人类游向了岸边。
金光瑶把人搁在暗礁上,那个人便自己坐起来吐出了水咳了几下,睁开眼睛看向金光瑶。
眼睛真好看。金光瑶的第一感觉便是痴迷住了。
这人类的眼睛如同宝石一般明亮,却富有生机,又有如同暖阳的温柔。
“谢谢你救了我,”人类朝金光瑶笑了,“我名字叫蓝曦臣,你呢?”
金光瑶微微吃惊。这是除了孟诗之外第一个对他笑的,而且对方还是个人类。
金光瑶不甘心吃了蓝曦臣,可又馋着嘴,便轻咬了一口蓝曦臣的手当做自己品尝过人类的滋味,一甩尾巴游回了海底离开了。
蓝曦臣看着人鱼游走了,有些失落地看着被咬过的手。


金光瑶途中抓捕了一条鱼便回去了,到达聚集地后看见了所有的人鱼都在等着他。
众伙一看金光瑶只带来一条鱼都鄙夷地看着他且嘲笑着。
“金光瑶,”族长见着那条死鱼,心里更加厌恶,连眉头都皱起来,“我要的是人类来交为成年礼,而你!”
“回去好好反思。”族长说完便游走了。人鱼见族长走了也就散了,没有人鱼愿意理睬金光瑶。
“你个杂种最好离这里越远越好,否则看到你一次打一次。”一人鱼嚣张地说道。
成年礼上没有捕捉到食物的人鱼按规定不能与其他人鱼分食食物,因此金光瑶便自己把那抓来的小鱼吃下,游得离栖息地很远的地方。
金光瑶仰头,看着上头更亮的海水,有股冲动想离开这栖息地,浮出海面去见见阳光,想看看那个叫蓝曦臣的人类对自己笑。
可能自己魔怔了吧。金光瑶想着,不然自己怎么会对食物产生怜悯,没有选择杀死他带回去呢?



金光瑶被其他人鱼强抢了食物还挨打逃避后,只能游到远处远到看不见他们的地方去休息。
月光照射在海面上波光粼粼,金光瑶想到了母亲曾经跟他说过的“浮光跃金,静影沉璧”,不自觉地浮出水面想去看看今晚的月色。
金光瑶还未陶醉在月色里,就听到一有些耳熟的声音喊着:“你能出来见见我吗?”
金光瑶顺着声音看去,就看到在成年礼上放过的食物——蓝曦臣。
“你能出来见见我吗?”蓝曦臣对着大海喊话,还不忘走动着眺望着海面的情况。
其实蓝曦臣自从被金光瑶救了以后便一直想要报答他,天天便来海边喊话看看救自己的人鱼会不会出现,却每次失落着回去。
金光瑶观察了蓝曦臣好一会儿,便慢慢游向了蓝曦臣礁石旁,然后用尾巴拍打了一下礁石。
夜里安静,不寻同潮水拍打礁石的声音响起,蓝曦臣看向前方不远处的礁石,就看见了一人鱼靠着礁石正无害地看着他。
“你终于来了,”蓝曦臣喜出望外,疾步走到礁石群旁爬下去,坐在金光瑶身边的一块礁石上。
“真的很感谢你救了我,我还以为你不再来了。”蓝曦臣手里还提着一筐新鲜的鱼,他把鱼推到金光瑶面前,“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,就只带了些鱼。”
金光瑶看到鱼突然觉得嘴馋了。可能是饿了太久没有进食了吧。金光瑶看了一下蓝曦臣的脸色,只见蓝曦臣微笑示意他随便吃,这才抓起一条鱼仔仔细细地吃起来。
“我叫蓝曦臣,你呢?”蓝曦臣一直看着金光瑶,看得金光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“你只喜欢吃鱼吗?”蓝曦臣察觉到金光瑶吃完一条鱼之后会舔舔嘴唇,感觉很可爱。
“明天我带些其他更好吃的鱼……”蓝曦臣说着看到金光瑶盯着他,声音慢慢小了下来。
“我是人鱼,你不怕吗?”金光瑶终于开口说话。
蓝曦臣楞了一下,忽而一笑:“为何要怕。”
这下金光瑶楞住了。他不懂为什么这个人类会不怕他。明明族长说人类对他们人鱼是敬而远之,为何眼前这人不怕他呢?
“竟然你能说话,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?”蓝曦臣的声音一蛊毒药,让金光瑶神出鬼差地报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“我,我叫金光瑶。”
“那我叫你阿瑶如何?”
金光瑶点点头,“那我叫你什么好呢?”
“你看起来比我小,”蓝曦臣思考了一下“我有个结拜的大哥,不如你就叫我二哥吧。”


金光瑶至此每天都会到那个约定的群礁那里等着蓝曦臣,蓝曦臣每天都会带着各种花样的食物来和金光瑶说话。
金光瑶开始吃到人类的食物差点吐出来,后来吃着吃着便习惯了,甚至觉得只要是蓝曦臣带来的食物都是最好吃的。
有了充足的食物补给,金光瑶慢慢地长了些肉,看起来不会太瘦弱了。
“他们说人鱼哭了泪水会变成珍珠,阿瑶会吗?”
“不会,”金光瑶眨眨眼,“可其他的人鱼会。”
母亲曾告诉过他,他哭的时候不会有珍珠。事实也告诉他,在母亲被族人杀死时他哭了,的确没有掉珍珠。
蓝曦臣会给金光瑶讲关于地上人类的故事。
云深不知处是一个王国,那里子民淳朴,先后诞下两个小王子,两个小王子虽然不是双胞胎,却长得很像。
人们爱戴国王和先后,也爱戴两个小王子,王国和睦繁华。却因一场战争,云深不知处衰落,国王也在战争中去世了。后来王子带着子民重建王国,如今已经恢复了当年的繁华模样。
“那两个王子叫什么名字?”金光瑶问道。
“两个王子分别叫蓝曦臣和蓝忘机。”


金光瑶依旧如同往常一样来到群礁,想着这次蓝曦臣会给自己讲什么故事,却从天黑等到了天亮也没有见到蓝曦臣。
金光瑶不解,隔日来又来这里等待,蓝曦臣还是没出现。
“不会出什么事了?”金光瑶心里着急,可是又没有办法上岸去找蓝曦臣。
要是自己有双腿便好了,那样也就不用只会在这里苦等。金光瑶心想着,突然之间,他想到了什么,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游回栖息地,找到了住在珊瑚礁后的一条叫思思的老人鱼。
“阿瑶,你确定要这药水?”思思担心地看着金光瑶。
金光瑶坚定地点点头。
“唉,罢了,”思思把一瓶自己收藏多年的药水拿出来给金光瑶,“念在我当年和你母亲的交情上,劝你一声。”
“这药水虽然能够使你变成人类一样行走,刚变成人类时你的双腿是无法使力的。而且,药效只会在白天显现,夜里你会恢复原样,期间你很有可能被发现而受到生命威胁。”
“阿瑶,你考虑清楚了吗?”
“我很清楚。”金光瑶说着便从自己身上生生扯下一块鳞片,鲜血淋漓。剧烈的痛感让金光瑶眉都皱起来,他咬了咬嘴唇强忍过去,等疼痛感缓下来,金光瑶才把自己的鳞片交给思思,“思思姨,我也清楚要换取这药,需要以人鱼的鳞片为交换。”
金光瑶拿着药水往海的上方游去。
思思看着金光瑶的背影,仿佛看到了当年孟诗毅然离开这里去往人类那里的时候的模样。
“但愿阿瑶不要步孟诗的后尘。”思思轻声说着,像是说给金光瑶听,又想说给自己听。
不要像孟诗一样爱上一个人类,却最终被残忍抛弃,被族人所迫害。


金光瑶踉踉跄跄地走在大街上,人们看他走得不稳又有些急促,又长得好看,纷纷好奇地观察着他。
有好心人看金光瑶茫然的样子,询问了金光瑶:“你是迷路了吗?需要我帮忙吗?”
金光瑶问道:“请问您知道蓝曦臣这个人吗?我不知道他住在哪里,我有事请想找他。”
对方楞了一下,笑着回答:“你说的是泽芜殿下?他当然住在皇宫里。”
金光瑶道了一声谢谢便想去找,却发现自己什么路也不懂。
“我带你去吧,”对方也没有恶意,“泽芜殿下人很好,我带你到皇宫门口,能不能见到殿下就要靠你自己了。”
到了皇宫门前,侍卫拦住了金光瑶:“请出示你的身份。”
“我,我是来找蓝曦臣的,可不可以……”
“请出示你的身份。”
正当金光瑶急着没头绪时,一个人出现了。侍卫见到他便朝他行礼:“含光殿下。”
“我,我找蓝曦臣。”金光瑶说道。即使金光瑶觉得眼前的人长得和蓝曦臣很像,却也能分辨出他们所散发的气质完全不同,一听是含光,猜测出是蓝曦臣的弟弟蓝忘机。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蓝忘机问金光瑶。
“金,金光瑶。”
蓝忘机沉默了一会,才道:“跟我来吧。”这时侍卫也放行了金光瑶。
金光瑶跟在蓝忘机身后走到了一走廊前,蓝忘机便停下来了。
“走廊尽头,右拐便是寒室。”蓝忘机说完也就转身离开。
刚变成人类第一次行走还是赤脚走了很长的路,金光瑶觉得双脚隐隐作痛。
夕阳透过玻璃窗照进走廊,把金光瑶的影子拉得很长。
寒室的门虚掩着,金光瑶轻推开了门,走了进去,就看见蓝曦臣正躺在床上。
金光瑶匆匆过去,看蓝曦臣像是睡着了一样这才放心了下来。他轻手轻脚坐在床边,去察看自己走太多后导致脚底的伤势。
“阿瑶。”忽然之间,蓝曦臣抓住了金光瑶的手,金光瑶吓了一跳转过头去看蓝曦臣。
蓝曦臣眼神清明,不像刚睡醒之人。他笑着起身,然后搂住金光瑶说道:“阿瑶怎么会找到这里来?”
金光瑶任他抱着,“二哥这两天都不来找我,我怕出事就来找二哥。”
“抱歉,我生了病,”蓝曦臣并没有想把自己病倒昏迷,醒来要去找金光瑶,但弟弟蓝忘机拦住不让,后弟弟蓝忘机答应帮他找金光瑶的事告诉金光瑶让他担心,“忘记告知阿瑶一声了。”
金光瑶摇摇头,“二哥没事了就好。”
“阿瑶的……腿?”蓝曦臣这才注意到金光瑶样子不是人鱼型而是与人类无异。
“我喝了药水,”金光瑶解释道,“白天可以成为人类,夜里就会变成原来的样子。”
“阿瑶受伤了。”蓝曦臣看到金光瑶的脚有些磨破皮,心疼着下床去找药,然后给金光瑶包扎伤口。
金光瑶低着头看蓝曦臣正半跪在自己跟前,心脏突然跳的厉害。
蓝曦臣小心翼翼地托起金光瑶的脚拭擦完药,抬头便撞入金光瑶的眼眸里。
“阿瑶。”蓝曦臣叫了一声金光瑶,金光瑶这才回神,耳尖红了起来。
蓝曦臣觉得金光瑶很可爱,站起来弯下腰,笑着亲了一下金光瑶的额头。
金光瑶觉得自己被亲过的地方一阵发烫。
“想必阿瑶饿了,二哥去……”蓝曦臣话才说道一半,金光瑶突然伸手抱住蓝曦臣。蓝曦臣后面的话瞬间全吞进了肚子里。
“二哥这样,阿瑶会不想放手的。”金光瑶抬起那双明亮有神的眼睛,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蓝曦臣吻了吻金光瑶的眼睑,郑重地说道:“阿瑶,和我在一起吧。”
“二哥,我是人鱼,你是人类,我们本来就……”金光瑶想到了思思告诉过他的话。
孟诗当年渴望生活在地上,想和人类打交道,认识了人类金光善。为了和金光善一起,孟诗瞒着金光善自己是人鱼。后来暴露身份,金光善抛弃了孟诗,也抛弃了孟诗肚子里的孩子孟瑶。
孟诗心灰意冷回到原来人鱼的栖息地,族长知道孟诗有与人类孩子便要处死肚子里的孟瑶,孟诗以死拼搏保住了孩子,可后来新族长登基,便下令处死了孟诗,说是孟诗蒙羞了人鱼族。
也许人类与人鱼,本就不该在一起。
蓝曦臣抚摸着金光瑶的头发:“我知道阿瑶在顾虑什么,但二哥是真心喜欢你,不管阿瑶是人类还是人鱼。”
从蓝曦臣掉入海里金光瑶吻了他,他看到金光瑶的那一刻起,他已经喜欢了金光瑶。只是后来那份喜欢在相处后慢慢发酵膨胀。
金光瑶轻轻咬了一口蓝曦臣的手,“人鱼吃肉的,二哥不怕我吃了你吗?”
“为何要怕,” 蓝曦臣把金光瑶的头发别到耳后,眼里满是温柔和宠溺。“怕了,我就不是喜欢阿瑶了。”
“我在以前就想说出口,可是二哥怕阿瑶对二哥并没有那种意思。”
“二哥,那时你掉下水里,我把人鱼的吻赐予你,便是使我们有羁绊了。”
蓝曦臣笑着抚上金光瑶的侧脸,侧了一下角度吻上金光瑶的唇。
一吻天荒。


后记:
“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,”金光瑶哼唱起母亲孟诗当年唱给他听的诗歌,蓝曦臣坐在金光瑶身边抱住他,轻声地跟着金光瑶的节奏唱了起来。
“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”
只是这情,并不属于他们。

评论

热度(129)